首頁  炎黃論壇  專題研討

構建當代新實學 創新“經世儒學”觀(之十一)

信息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16-11-24 10:04:43 點擊:

我眼中的新實學中國實學研究會副會長 苗潤田 編者按:習近平同志在紀念孔子誕辰2565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國際儒學聯合會第五屆會員大會開

我眼中的“新實學”
中國實學研究會副會長 苗潤田

編者按:習近平同志在紀念孔子誕辰2565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國際儒學聯合會第五屆會員大會開幕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儒家思想和中國歷史上存在的其他學說都堅持經世致用原則,注重發揮文以化人的教化功能,把對個人、社會的教化同對國家的治理結合起來,達到相輔相成、相互促進的目的”,“世界上一些有識之士認為,包括儒家思想在內的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蘊藏著解決當代人類面臨的難題的重要啟示”,其中提到的兩個重要啟示是“關于腳踏實地、實事求是的思想,關于經世致用、知行合一、躬行實踐的思想”。這些講話精神可以說與實學的主旨緊密相關。實學,反映了儒學的經世理念和價值,也可以叫做“經世儒學”。發掘儒學在管理、經濟、文化、軍事、法治、醫學、外交等方面的資源,發揮其經世致用的功能,助力民族文化復興,服務治國理政,打造新時期的“經世儒學”即構建“新實學”。/

在實學研究領域,“新實學”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后期才出現的一個新概念。從已有的資料看,“新實學”概念最早是由韓國學者尹絲淳、姜春華提出的。他們站在儒學研究者的立場上使用了“新實學”一詞,提出面對新的、全球性的問題需要建構新的實學,但對于何謂“新實學”并沒有給出具體的規定。
葛榮晉在《中國實學研究的回顧與前瞻》一文中最早提出并使用“新實學”一詞。雖然葛先生也沒有對“新實學”概念的意涵給予必要的規定,但他提出了“新實學”理論研究的必要性、緊迫性以及“新實學”需要解決和應當解決的理論問題。周樹智、孔亞菲認為:“所謂新實學,就是以馬克思主義哲學和毛澤東哲學思想為指南的,立足個人現實存在,一切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務實為本的新科學。”這是一個頗具時代色彩的“新實學”定義,也是關于何謂“新實學”的初步規定,對新實學與舊實學的關系、新實學的理論源泉、新實學與實踐唯物主義歷史觀的關系等問題作了系統的梳理。強調新實學是一種科學實證的自然觀和宇宙觀,是一種能動的實踐認識論,是一種實學實用、注重實效、務實為本的價值論,是一種理論聯系實際的辯證方法論;其最大特性就是實踐性,它把實踐原則貫徹于自己理論體系的方方面面和自始至終。新實學產于中國,中國需要新實學。
葛榮晉于九十年代前期曾在文章中多次提到“時代呼喚實學”,并在《中國實學思想史》的“導言”中專就中國實學的現代轉換問題作了系統論述,認為中國實學的原典精神仍然深深地扎根于現代人的文化心理結構之中,具有超時空的普遍性。現代人可以通過古代實學原典去領悟它的精神實質,并以現代人的心態和需要去轉換中國古典實學,將中國實學與現代溝通起來,努力尋找二者的銜接點,由傳統走向現代化之路。認為,“構建‘新實學’,不同于創建‘新理學’和‘新心學’,應突出實學中的‘外王之學’,將其經世致用傳統和實踐品格進行全方位的現代轉化。要完成這一轉化,必須在思維方式上走出困擾中國學者百余年的‘中西古今’之爭,以‘文化自覺’精神,融會‘中西古今’之學,走‘綜合創新’之路。必須從哲學高度對‘和平與發展’這一時代主題衍生出的主要社會問題,諸如將王夫之等實學家提出的‘天人合一’思想,轉換為超越西方‘天人對立’的思維方式,建構起現代生態哲學,以保持社會經濟發展的持續性;針對現代人的‘心理文明病’,從中國實學中吸取其‘心靈哲學’的合理思想,為現代人構建真善美和知情意統一的理想人格、尋回人類失落了的‘自我’;面對‘文明沖突’和‘單極世界’的霸權意識,我們應從傳統實學中吸取‘和而不同’、‘協和萬邦’等文化資源,以整合、協調正處于分裂對抗的人類社會,為人類創造一個‘多元和諧’的現代社會提供理論根據等,做出理論說明。”進入二十一世紀后,葛榮晉對“新實學”理論體系建構問題又有新的思考,在《時代呼喚東亞“新實學”》一文中,強調為應對道德滑坡、自然環境嚴重破壞的全人類課題,在東亞構建符合 21 世紀發展要求的新實學具有重要意義。在方法上,應準確地解讀與把握時代精神、走哲學“綜合創新”之路、堅持多元詮釋學方法;“文本解讀”與“時代解讀”相結合是構建東亞“新實學”的根本途徑。這都是著眼于“新實學”理論建構而提出的、具有一定指導意義的思想認識。從實學研究的狀況看,經過實學研究者幾十年的不懈努力,已經在“文本解讀”方面做出了卓越成績,在“時代解讀”方面也取得了一定成績,但顯然還是不夠的。
我想,對“新實學” 概念的界定至少應注意以下兩方面的問題:一是新實學之“新”,也就是充分體現“新實學”與“舊實學”的本質區別;二是新實學之“實”,也就是充分體現“新實學”的實學本質亦即它與“舊實學”的內在聯系。基于這兩方面的考慮,擬應把“新實學”界定為:秉持傳統實學的崇實精神、追求真理的科學精神、“興利除弊”的改革精神和放眼世界的開放精神,以科學方法解決全球化時代人類所面對問題的理論體系為宜。前者突出強調了“新實學”與“舊實學”的內在聯系,后者突出強調了“新實學”與“舊實學”的區別,亦即它是以科學方法、為解決全球化時代人類所面對問題而形成的一種實學理論。
(原文發表于《寧波市委黨校學報》2012年第2期,楊寬情改寫,題目作了調整)


分享到:

双色球选号ac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