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炎黃藝術  書畫

許嘉璐在中華炎黃文化優秀成果暨書畫精品展的講話

信息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16-11-12 21:04:10 點擊:

為慶祝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成立二十周年,貫徹十七屆六中全會關于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精神,由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主辦的中華炎...

      為慶祝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成立二十周年,貫徹十七屆六中全會關于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精神,由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主辦的“中華炎黃文化優秀成果暨書畫精品展”,于2011年11月16日上午在國家圖書館展覽中心開幕。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會長、第九屆、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許嘉璐為本次展覽題詞。

如下為許嘉璐先生講話實錄:
研究會的各位領導,林祥雄先生,各位來賓,新聞媒體的各位朋友:
       今天雖然只是一個民間團體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的優秀成果和書畫作品展覽,但是實際上是帶有標志性的一次活動。十七屆六中全會閉幕差兩天一個月,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就乘這股東風舉辦這個展覽,既是回顧二十年來所走過的道路,向社會匯報我們的成績和成果,也是把它作為一個新的起點,思考未來炎黃文化研究會怎么樣走得更好,做得更好。承蒙各界朋友以及十六個省市的同仁們趕來參加,我想大家都是懷著這顆心的。
有關研究會二十年來的足跡,無需我在這里多說,因為等一下大家看展覽的時候就可以形象地直觀地感受到。對于開創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事業的前輩們,我們永遠懷著感恩、崇敬和懷念之心。
       今天這個展覽,這個短短的開幕式活動,已經體現了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近期的一個思路。這就是:在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過程中,包括民間團體在內的文化單位盡量不要“單打獨斗”,應該每個人、每個單位都放出自己的拳腳,“拳”就是拉住別人的手,“腳”就是踏出新的領域。因此,感謝中華文化發展促進會、中國長城學會、北京師范大學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等等的友鄰團體都來參加這個小小的盛會。這表明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要像炎黃二帝那樣,有博大的胸懷,和一切研究炎黃文化的人團結在一起,聯手干在一起,共同進步。只有涓涓的細流,相互地碰撞、聯合,才能匯成浩浩蕩蕩的黃河和長江。
       有關未來的路,有關貫徹十七屆六中全會的精神,我想提兩點供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的同仁們以及兄弟文化團體思考。當今的中國,在文化領域有千千萬萬件事情等著我們去做,但是我認為這兩件事應該特別重視,特別強調。
       第一件:我們所研究的優秀傳統文化怎么才能深入到十三億人的心里?怎么能普及到2800多個城市里?怎么能進入到幾十萬個村莊里?如果我們做不到這一點,仍然僅僅停留在知識分子的圈子里——包括作家、學者、書畫家等等,也就是仍然僅僅停留在十三億人中的極少數人里,那么,炎黃文化幾千年的文化積淀,一定要喪失,一定要斷種!因為文化應該存在于老百姓的生活里,活生生地存在于人們的心里,大家認同,大家實踐。中華文化的優秀品德,不管是“仁義禮智信”,還是“和而不同”,當它僅僅停留在雜志上的時候,它已經死了!剛才林祥雄先生引用了我一句話——“不要因為我們有五千年的文化,我們就覺得自己了不起。”實際上,實在沒有什么了不起!因為“和而不同”的思想,“仁義禮智信”的思想,深刻懂得的、自覺實踐的,在十三億人里面恐怕也是極少數。這就是我們文化的困境,我們的尷尬,我們自己的悖論!
       感謝前輩,為炎黃文化研究開創了局面,他們是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創會的,雖然隨著時間的推移環境對弘揚炎黃文化越來越有利,但是仍然是艱難地走過了這段路。現在接力棒到了我們手里,碰上了文化的春天,如果我們以“自娛自樂”為滿足,仍然是大城市的少數人關心它,不能把傳統文化的精髓普及到老百姓當中去,滋潤到他們的心里去,恢復并發展我們中華民族的倫理道德,我們就愧對前輩、愧對祖先、愧稱炎黃子孫!
       第二件:既然我們自認為從炎黃開創的中華文明史經過無數代前人總結出來的中華民族的理念最適合人類的生存、繁衍和進步,那么我們就有責任把寶貴的遺產以及我們今天的思考奉獻給世界。中華民族的文化作為世界文化的一元,只有真正地在世界上讓更多的人知道了,讓世界人民承認你們是多元文化的一元了,才能形成多元文化的世界。不可否認的是,現在的世界還在朝著文化單元化走。在北京,在我們的大城市,我們覺得到處洋溢著中華文化。但是就全地球來看,西方的文化、美國的文化還在以比我們中華文化快得多的速度向全世界散播。越在這個時候我們越感到自己責任的重大、前路的坎坷,但是無論如何,中華文化必須走出去。對此,我們沒有做好準備,我們還并不真正懂得如何走出去。不是我們書畫在國外辦一個展覽就是走出去了。外國人絕大多數看不懂中國書法,看不懂中國畫。因為他們從小、從他們曾祖父那一代,看的就只是西洋畫,寫實的畫,看不懂寫意。意者,思想也。因為他不了解中國人的思想和思維方式,不會懂得芭蕉樹下一個老者在一塊石頭邊喝著茶仰望著山巒云海表現的是什么。因此,無論什么形式的文化產品,要走出去,就需要用人家懂得的語言,用人家喜聞樂見的話語方式向人家介紹。例如,中國畫講筆墨,要用線條,什么都可以用濃淡的墨色表現,而西洋畫恰恰是絕對要回避線條,要用畫家眼里的客觀事物的色彩。又如,中國畫不講究透視,但看了自然知道遠近。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沒了線就不是中國畫了?我們的畫家在自己的畫作前,面對外國的參觀者,能不能用最通俗的、人人能懂的、外國人喜歡聽的話語向人家介紹啊?當中國書法、繪畫不再成為一般外國人作為獵奇,作為觀察落后、原始而購買的時候,我們的文化才能算是真正走出去了。其他的文化品種也都有這種情形。在這一點上,我們還是沒入學的小孩子。我們要虛下心來,當小學生、當中學生。但是我們又不會是嚴格意義上的小學生、中學生。因為在我們胸中,在我們腦子里、皮包里,裝著世界上最好的藝術、最好的作品。我們不過是要虛下心來,把最好的東西教給那些某種意義上的“文”盲。這主要不是為了銷售,更重要的是讓他們通過書畫,了解中國人平和、友愛,或者說是包容世界的天地之心。
        一個“走向民間”,一個“走向國外”,我想,這是中國文化界,也是我們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和各個兄弟學會共同的使命。我希望在未來的二十年里,以后歷屆的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領導,都能參考我的意見,制定我們發展的戰略。期盼著二十年后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更加輝煌,中華文化更加輝煌!
 


分享到:

双色球选号ac值